30/11/2018
准兽医2018年11月月志

 

上个月提到我在狗舍的其中一个职责是喂药,这次想介绍一下我的做法。

我会第一时间把药丸准备好,安抚狗狗情绪,让牠们不要太紧张太抗拒我的接触。

用一只手托住牠的下颚。

另一只手的姆指和食指从犬齿后伸入,顺势把上唇推进嘴巴,包住牙齿,然后把嘴巴打开,用上唇包住牙齿是因为狗狗会避免咬到自己,而不会自然反应的去咬我们的手。

把药丸尽量放在接近喉咙的地方,不要因为害怕而只把药丸放在舌头上,因为聪明的牠们会把药吐出来。

赶紧把嘴巴关上,不要立刻松手,对着狗狗的鼻子轻轻吹一口气或轻扫狗狗的喉咙,牠们会反射性作出吞咽的动作,把药吞下。

如果狗狗合作的吞下药丸,我会给牠们小小的食物以示奖励,渐渐的狗狗会愈来愈配合。

上面帮忙示范的狗狗非常乖巧温驯,所以我很放心用这个方法喂药,如果狗狗太抗拒,可以尝试其他不同的方法,最重要是让牠们准时用药,尽快恢复健康。

邹仙莉

 

大多数考试都在这个月,所以我花了大部分时间在温习方面。在病理学课上,我们除了要研究组织的微观视图,还要研究它们的一般形态,对我来说是挺难的。另外,药理课需要100%的关注,因为老师讲得非常快,我们也需要写很多笔记。现在仍然处于简介阶段,我们尚未了解特定药物类型对我们身体的影响。

余耀恒

 

对我来说,到台湾读书,最教我不舍的便是与家人的相处时光了。幸好的是,台湾对比起西方国家来说并不是十分的遥远,因此亲友若来探访的话,的确是蛮方便的。而十一用最教我开心的,便是爸爸来台北探望我了!

其实这已经是第二年爸爸来台北了,而这次爸爸同样地来访十天。然而,我的学业却比去年沉重许多。由于刚巧碰上生化考试,因此我并不能像去年一样把假日全天留给家人,只能在晚上陪他吃个晚饭,好不遗憾。考试后,我带家人到了台湾人的后花园–阳明山游玩,风景固然美丽,但大概最令我们感到愉快的是互相的陪伴,毕竟我们能够见面的机会只有半年一次!我希望家人能够一直维持身体健康,那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。

刘焕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