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/2/2020
准兽医2020年2月月志

上学期才刚修读完「公共卫生」课程,没想到马上就看到公共卫生的重要性。 没错,我说的正是最近闹得热哄哄的新型冠状病毒。 回港后,发现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比台湾来得严重,我认为当中很多都与政策有关。 首先,香港政府没有对口罩供应作出有效的管制政策;台湾政策则一早规定收回全台口罩,再进行分发以及禁止出口。 因此很多台湾人还是可以买到口罩,预防感染。 关口方面,台湾在一月便已对中国大陆封关,在二月初开始进一步对港澳封关,避免病原有机会流入。 反观香港,政府迟迟没有封关,即使到后期也是有限度的封关罢了。 事实上,很多确诊个案都是有中国大陆旅游纪录的。 假如在一开始便把这群人隔绝或进行隔离,绝对可以减少小区感染的机会。 最后,希望疫情尽快离去,大家都可以回复正常的生活。

—刘焕琳

 

虽然学期在三月份正式开始, 但我有一门关于小动物营养的课程在二月初已开始了。 这课程前2周相对容易,主要是有关小动物的基本营养素知识,如氨基酸和奥米加3和6,和导致细胞损害的物质,如自由基。 另外,小型动物手术课程虽然在三月份才开始,但教授已不断发电邮给我们,比如有关无菌技术的视频和介绍不同的手术工具。

另一方面,据报导,一只狗检测出对新型冠状病毒呈阳性反应,引起了公众恐慌。 但事实上新型冠状病毒是β冠状病毒属,与那些会感染狗的病毒是属不同类型,因此狗不太可能感染这种新型冠状病毒。 检测结果呈阳性,可能是因为狗被病毒污染,例如牠舔了主人的手或脸,或者和被病毒污染的表面进行任何形式的接触,所以病毒存在于牠的唾液中,但是没有被感染。 病毒已经进入血液而且复制,因此,没有必要担心你的宠物被感染新型冠状病毒。

—余耀恒

 

到了二月我还是在寻找抗疫用品,加上台湾对入境的限制愈来愈严紧,也担心要临时改机票。各种的不确定性,对我所造成的心理压力真的很大。

终于计划还是赶不上变化,台湾当局在十号当天公布了港澳生在十一号开始暂缓来台,我只好马上改机票当晚回台。 由于非常匆忙,有很多东西都来不及准备,很狼狈。 飞机到达台湾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,加上要配合各种防疫措施,入境时已经零晨十二点,学校方面安排了工作人员到机场接我们到居家检疫的地方,到达时已经是清晨四点半,进房间已经是早上六点,但我相信,辛苦的不止我一人, 还有所有帮忙安排的工作人员。

我们被安排一人一间房间,不能外出,早晚要量度体温并汇报,工作人员会按时把早午晚三餐放在门前的小桌子,我们再自己开门领取。 前几天还未习惯,整天都是看着电脑,觉得度日如年,特别是吃完晚餐才六点半,实在不太习惯。 过了四、五天,慢慢习惯了这种生活节奏,每天多出的时间可以看课外书,做做运动,身心都健康起来。 到了差不多第十天,朋友一边替我倒数着快可以「自由」的日子,我却一边暗自觉得其实这段时间的生活很宁静舒适,并没有恨不得要马上离开的心情。

这十四天真的非常感谢学校的照顾,除了第一天回台时非常狼狈跟害怕,其余隔离时间我都没有感到不安或不自在。 整件事情最不开心的地方是一切都是意料之外,因想从香港买回台湾的东西几乎都没有准备,想到很有可能直到毕业才能回港,身边没有熟悉的零食泡面就很没有安全感,希望疫情可以尽快完结,朋友可以来台湾玩,帮我带我家乡的零食过来。

—邹仙莉